?
語種
中文簡體 中文繁體 English
營業廳
網上營業廳 掌上營業廳
返回頂部
北京郊區通訊變遷史
2021-09-22 北京日報客戶端
分享:

年長一點兒的北京人,或許有過打郊區長途電話的經歷,那時候,掛一個郊區長途電話要跑到電報大樓等上半天一天,打通了還算幸運,久等不來無奈心煩銷號走人的不在少數。是話務員不盡力嗎?不是。面對一張張長話掛號單和焦急的臉,長話營業員恨不能馬上接通所有電話,但卻常常是事非所愿,話說到嗓子冒煙,半天沒工夫喝上一口水,上廁所要有人替,一路小跑,還要忍受個別客戶的抱怨甚至謾罵。電報大樓長話營業員李子平長期待客戶如親人,及客戶所急,還創造了一套快捷的“李子平操作法”,有效地提高了電話接通率,被評為全國郵電系統勞動模范。但是,在通信水平總體落后的情況下,話務人員的努力也只能暫時緩解接不通、等太久的問題,而不能根本扭轉電話通信的落后狀況。那么,問題在哪呢?這還得從歷史說起。

新中國成立前,郊區只有通州使用著日偽政府安裝的300門自動電話,其他區縣全部是人工電話,而且容量極少。剛解放時,各縣電話設施要么毀于戰火,要么被反動當局撤離時破壞,更是少得可憐。這還是縣城的電話,縣城以外的農村地區,電信設施就更別指望了。新中國成立后,縣城的電話逐漸得到擴容,農村地區也建立了多處地方電話站。這些地方電話站一般只有一部10~20門的簡易交換機,或者只有一部磁石電話單機。這些電話站并不與電信局的電話網相連,完全由地方政府投資和經營,專供地方政府使用,稱為“地方電信”。由于經費和技術力量有限,設備非常簡陋,甚至用竹竿代替木桿架線。

1952年10月,中央財經委發布通知,明確規定縣城及縣城以上的電信由郵電部統一管理,成為國營長途電話或市內電話,縣城以下的地方電信成為地方國營農村電話,對社會開放營業。也就是從那時起,北京遠郊區的電話通信,分成了三層結構:郊區長途(與市區通話或區縣之間通話)、郊區市話(縣城電話)和農村電話。

1955年到1956年,全國農村掀起農業合作化高潮,提出了“鄉鄉通電話”的目標。在短短的時間內,北京電話局為近郊的南苑、東郊、豐臺、海淀、石景山以及遠郊門頭溝、齋堂、坨里共8個區312個鄉裝通了電話。在當時,由于這項工程大約需要60噸左右的銅線,也被稱為“60噸銅線工程”。在其他遠郊區縣(當時屬河北省郵電管理局)也新建了不少郵電支局和郵電所。尤其是遠在門頭溝深山區的齋堂鄉,技術人員克服了各種困難,在1954年5月建立了齋堂支局,這是遠郊第一個使用共電式交換機的支局,使昔日閉塞的深山區終于與外界溝通了信息。

1958年,因人民公社“大躍進”的推動,電話建設目標提升到“隊隊通電話”。于是農村地區的電話建設向邊遠山區推進,例如延慶縣在1958年之前只有4個鄉有電話通達縣城,1958年5月,另外18個鄉全部通了電話。這一時期是北京郊區電話的一次飛躍。1960年,北京郊區農村電話總容量達到9200多門,人民公社全部通話,97.3%的公社設有郵電所,98.4 %的大隊有了電話。

縣城的郊區市話在1958年共有3600門,其中通縣和門頭溝使用自動交換機,其他縣城都使用人工交換機。“文化大革命”前,郊區市話共有25處局所,交換機總容量7910門,其中自動交換機1600門,共電式人工交換機3280門,磁石式人工交換機3030門,全部用戶4800多戶。

在郊區長話方面,1958年大興縣首先與市內開通3路明線載波電路,此后各區縣陸續開通到市內郊區匯接局的載波電路。1969年,在市內的廠甸南局啟用了“118”郊區人工長途臺,北京市區的自動電話用戶撥叫“118”即可掛發郊區長途電話。郊區用戶掛發市區或與其他區縣通話,要撥叫本縣的人工長途臺(自動局為“113”號),由雙方話務員進行人工接續。“118”臺直到1994年全市程控電話聯網形成完整的本地通信網后才徹底停用。

改革開放以后,隨著郊區農村經濟的搞活,出現了鄉鎮企業和農村專業戶,他們對通信的需求日益增長,在城里出現的電話供求緊張狀況同樣出現在廣大京郊農村。由于農村的電話基礎更落后,所以這種緊張狀況更明顯。1986年10月,遠郊10個區縣縣城電話全部實現自動接續,淘汰了人工交換機。1988年11月15日,北京市區與遠郊區縣間全部開通雙向直撥自動電話,部分用戶可以相互直撥通話,而不必再經過118臺轉接。盡管如此,郊區支局及農村鄉鎮的電話建設卻處于踏步狀態,人工交換機仍占著主導地位。那時農村地區一般只有大隊部(后來叫村委會)或較大的鄉鎮企業才有一部“搖把子”磁石電話,農村根本沒有私人住宅電話,村民有急事只能去村委會打電話,各村委會也經常用高音喇叭通知本村村民到村委會接電話。

1990年4月,北京遠郊第一個程控局——門頭溝電信局開通,安裝4000門程控交換機,局號984,拉開了遠郊區程控電話建設的大幕。1992年11月28日,密云電信局開通程控交換機。至此,北京遠郊10個區縣縣城全部開通了程控電話,總計開通容量5.3萬門,實現了程控電話聯網。

在縣城開通程控電話的同時,縣城以下支局的程控化也大規模地鋪開了。那時,程控電話建設已不僅僅是電信部門的事,為保障經濟騰飛,各區縣政府都把通信建設列入重要議事日程,成立專門機構“程控電話辦公室”。為了彌補電信部門資金的不足,區縣政府牽頭,向企業集資辦電話,然后電信局給出資企業免收或少收一定數量的電話初裝費作為補償。據不完全統計,從1985年至1991年,10個區縣建設程控電話共集資8200多萬元,這個辦法成為郊區電信大發展初期的重要保障。大量的程控電話支局興建起來,很多地方的農村支局,一直使用著人工搖把子電話,程控電話的開通,使這些地區從原始通信狀態一躍而擁有了最先進的通信工具。

世世代代在田野上耕耘的農民熱盼電話!電話在廣大農民眼里,不光是高品質生活的標志,更是致富的必備條件。“程控電話棚里拽”、“坐在炕頭把菜買”成為現實。1995年底,通縣成為京郊第一個村村通程控電話的區縣,2005年5月31日,全市行政村全部實現村村通程控電話,2008年6月,全市20戶以上自然村全部開通了程控電話。至此,全市實現了村村通電話。說來容易做起來難,有些偏遠村莊地處深山區,敷設光纜等傳輸設備幾乎不可能,怎么辦?電信部門多次實地勘察,最終是采用甚小型衛星地球站(VSAT)的方式接入公用電話網的。

如今,城區與郊區同屬一個本地電話網,早已沒有了“郊區長途”的概念。京郊大地的通信已經完全與市區水平看齊,與世界水平同步。互聯網、寬帶網、移動通信、光纜入戶在郊區毫不新鮮,早已進入尋常百姓家。京郊農民也完全和城里人一樣,享受著互聯網時代的信息化生活。

標題為編者添加;原文標題《京郊通訊變遷史 如今程控電話棚里拽 坐在炕頭把菜買》,原載北京日報客戶端2020年3月31日

草莓app破解版下载无限次_草莓app下载_草莓app官网下载安卓